2018年全球矿业形势回顾与2019年展望

2019/1/3 15:16:20      点击:

一、市场供需双双低迷,中国市场影响关键


2018年全球金属产量增长势头放缓,再生金属市场表现低迷。世界金属统计局(WBMS)的统计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累计,基本金属品种中,仅有镍的产量较2017年同期出现显著增加,铜、铝、铅、锡产量基本持平,锌产量萎缩。不过,从矿产品产量来看,2018年前三季度累计,全球铝土矿、镍矿、锡矿产量增长均超过10%,铜矿、铅矿产量也均小幅增长。中国环保加强以及废旧金属进口政策收紧,导致全球再生金属产量萎缩,是主要品种矿产端与精炼金属端产量走势分化的关键。就铁矿石而言,前三季度四大铁矿生产商(VALE、BHP、RIOTINTO、FMG)合计铁矿石产量为8.25亿吨(超过全球产量的一半),较2017年同期增长近4%,增速达到过去三年最快。

 

图1:2018年前三季度累计全球主要金属矿产品产量变化  数据来源:WMS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从国内供给来看,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前10个月累计,国内十种有色金属合计产量达到4478万吨,同比增长4.4%,增速高于去年同期,其中铜产量增幅超过10%,增幅最为明显;铁矿石累计产量为6.42亿吨(原矿),同比下降2.3%,增速大幅低于去年同期(6.0%);粗钢累计产量为7.82亿吨,同比增长6.4%,增速略高于去年同期。此外,有色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,国内有色品种矿产端产量增速远低于精炼金属产量增速,表明主要品种对外依存度仍在继续攀升。

 

图2:2018年前10个月累计中国主要金属矿产品产量变化  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、有色工作协会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受到主要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,2018年全球金属矿产品需求走势分化,表现整体不及预期。世界金属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累计,全球范围内仅有镍消费量较2017年同期显著增加,铜消费量基本持平,铝、铅、锡消费量微降,锌消费量下降明显。就国内基本金属需求而言,前三季度累计,铜和镍消费量均有较大增加,铅、锌和锡消费量出现不同程度下降。此外,世界钢铁协会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累计全球铁矿石需求量同比增长5.5%,其中中国铁矿石需求量同比增长8.1%,二者增速均达到过去几年最快。从各品种需求增速对比来看,2018年中国铜、铝和铁矿需求显著强于全球市场,而锌、锡需求则相对较弱。

 

图3:2018年前三季度累计全球与中国主要金属矿产需求变化  数据来源:WMS、世界钢铁协会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 

三、商品价格震荡走弱,锂钴跌势最为突出

  

上半年,金属矿产品市场呈现震荡格局,多数产品价格维持过去两年高位徘徊。随着全球贸易紧张形势不断升级,以及美元指数回升、避险情绪高涨,6月份之后大宗商品市场开始全线、快速回调,这一势头直到进入9月份之后方才有所缓解。前11个月累计,CRB现货金属价格指数均值较2017年全年上涨5.8%,同期CRB现货综合价格指数则下跌0.3%。截止11月末,CRB现货金属价格指数较年初下跌7.7%,并对大宗商品整体价格指数涨幅(-3.7%)形成重要拖累。

图6:2017年以来CRB综合及金属价格变化  数据来源:iFind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进入2018年,主要大宗金属矿产品价格震荡回调,二季度后跌势逐步加剧。截止11月末,主要产品价格较年初均出现下跌。多数产品价格较年初跌幅均超过10%,其中锌、铅价格跌幅超过20%,铜、铝、银价格跌幅超过15%。不过,从均价来看,前11个月累计多数产品均价较2017年全年均价均有所上涨,其中镍价涨幅接近30%(28%),铝(7.8%)、铜(6.4%)价格涨幅在7%左右。值得注意的是,除镍和铁矿石外,多数产品价格在8月下旬纷纷跌至过去一年最低。

图7:截止2018年11月末全球主要大宗金属矿产品价格变动  数据来源:Wind,iFind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2018年新能源新材料相关的小金属市场显著降温,尤其是进入二季度之后,钴、锂价格跌势持续加剧。截止11月末,碳酸锂价格年内累计跌幅已超过50%,维持在过去两年最低;电解钴价格年内跌幅近27%,降至2017年7月以来低点。相对来看,传统小金属钼、锰、铬等品种今年市场表现较好,截止11月末均价和年内累计涨幅均在20%以上;稀土、钨价格波动相对稳定,其中钨年内价格微跌,均价上涨接近20%。

图8:截止2018年11月末国内主要小金属价格变动  数据来源:iFind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 

五、勘探投入加速增长,铜金领域持续扩张

  

得益于2017年矿业公司经营的实质性改善,2018年全球勘探预算投入大幅增加。标普数据显示,2018年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勘探投入为101亿美元,规模较2017年增加20%。在纳入统计的1741家矿业公司中,55.4%的企业2018年增加了勘探支出预算,其中金额增加较多的矿业公司包括Fresnillo、Newmont Mining、Teck Resources、Goldcorp、Ivanhoe Mines、Glencore等。基于勘探投入与工业金属价格指数之间的变化关系测算,标普预计2019年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勘探投入将增长15%左右,规模达到2014年以来新高。

图12:2010年以来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勘探投入变化  数据来源:S&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在有色金属领域中,黄金长期是最受关注的资产。标普数据显示,2018年黄金领域勘探投入为48.6亿美元,金额较2017年增加15.7%,规模占到行业投入的一半以上。铜是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勘探投入的第二大品种,2018年投入规模预计为20.7亿美元,金额较2017年增加超过20%,规模占到行业投入的五分之一以上。此外,包括铜在内的基本金属2018年勘探投入预计为30.4亿美元,规模较2017年增加接近20%。主要商品中仅有铀品种勘探投入规模较2017年有所下降,这与发达近几年市场形势持续低迷有很大关系。

图13:2010年以来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各商品勘探投入变化(百万美元)  数据来源:S&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过去两年,一些新兴矿业国家先后调整政策矿业,带动全球矿业勘探区域布局出现变化。其中,2018年拉丁美洲地区勘探投入为27.4亿美元,尽管规模同比增长12.7%,但占全球总投入的比例降至28.4%,终结2012年以来的持续抬升势头。在稳定的矿业政策和成熟的矿业资本市场帮助下,2018年加拿大超过非洲成为全球勘探投入的第二大地区,规模达到14.4亿美元、增速超过20%,占全球总投入的比例升至15%,达到过去六年最高。此外,2018年澳大利亚、非洲、美国的勘探投入均保持10%以上的增长。主要地区仅有东南亚勘探投入较2017年萎缩,侧面反映出市场对该地区未来矿业前景的担忧。

图14:2016年以来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勘探投入区域变化(百万美元)  数据来源:S&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 

七、机构预期未来悲观,整体看多镍看空锌

  

机构预期2019年金属矿产品价格跌多涨少,整体下行压力大于向上支撑。截止11月末,彭博与标普对国际金融机构有关商品价格预测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略微看好镍、银、锡、铜等品种,不太看好钴、锌、铅、铁矿、钼等品种,且市场将整体呈现前高后低的变化趋势。就具体价格而言,预计2019年国际市场铜均价为6650美元/吨,铝均价为2150美元/吨,锌均价为2760美元/吨,铅均价为2240美元/吨,镍均价为13850美元/吨,金均价为1270美元/盎司,钴均价为6.8万美元/吨,铁矿(普氏,62%)均价为62美元/吨。其中,2019年锌价将较2018回落接近8%,而镍价涨幅超过1%。

图17:国际市场对主要商品价格预测的统计(以2018年均价为参照) 数据来源:Bloomberg,S&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,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

从中期市场走势来看,国际机构较为看好镍、银、铜,基本看平金、铝、锡,而看空铁矿、锌、铅、钴、钼等品种。统计数据预计,2021年铁矿价格将降至60美元/吨,锌价回落至2680美元/吨,铅、钼价格分别为2266美元/吨、2.08万美元/吨;同期,钴价为7.09万美元/吨,铝价为2220美元/吨,金价为1318美元/盎司,镍价为15200美元/吨。其中,2021年锌价将较2018回落近10%,而镍价涨幅超过10%。此外,相对于年中的价格预期,三季度以来的预期普遍出现下调,显示出国际机构对未来市场看法更加谨慎。

八、未来市场谨慎乐观,波动加大分化加剧

  

2018年下半年之后,全球金属矿业市场步入阶段性调整期。受到全球经济增长复杂性加大、不确定性增多冲击,需求增长前景显著弱化,主要商品价格开始震荡回调,铅锌锡钴等品种价格一度突破过去两年低点,矿业公司业绩改善步伐减缓,资本市场对矿业资产追逐显著降温,令行业回暖前景蒙上阴影。

2017年全球矿业市场一路“高歌猛进”,需求端超预期增长与供给端增长意外频发是关键支撑。2018年市场供给端增长放缓,但需求端增长也远不及预期,供需基本面对市场的支撑显著减弱。今年以来,全球经济复苏接连遭遇巨大波折,大幅增加了市场对未来需求的担忧。尤其是进入二季度之后,随着特朗普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政策持续推进、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,以及多个新兴市场国家接连爆发危机、欧洲经济增长阴霾加重,全球经济增长前景面临巨大考验,各大机构纷纷连续下调今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。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弱化,仍将是2019年矿业市场改善的最大阻力。

中国消费全球一半以上的金属矿产品,中国经济形势是影响全球矿业市场的核心。受到“供给侧”改革深入推进影响,进入2018年中国经济压力继续增大,加之中美“贸易战”不断升级,对全球矿产品市场信心形成严重打压。不过,2019年这一状况将大概率改观。目前,国内“供给侧”改革的重心和节奏都已开始调整,后续对经济增长的压力将有所减轻,新一轮“促增长、稳增长”政策也将逐步落地、见效。与之同时,中美“贸易战”已呈现出缓解迹象,即便未来双方难以回到此轮关税开征之前的状态,而形势不进一步恶化就意味着美国对中国压制的阶段性减轻,中国经济发展将获得新型中美关系构建背景下的难得调整适应期。中国“内忧外患”压力减轻,或将成为2019年上半年全球矿业市场最重要的“利好”因素。

2019年美联储加息步伐将大概率放缓,减轻美元指数的上行压力、降低新兴市场国家经济风险,也将最终作用于金属矿产品市场,减轻价格和需求的下行压力。不过,尽管2019年全球矿业市场供给端整体仍将保持偏紧的状态,但随着上游资源领域部分改建扩建项目陆续投产,以及中游冶炼领域环保约束减轻,供给端对市场向上的支撑预计将略弱于2018年。此外,特朗普政府对内政外交政策进行“非常规”调整,仍旧是2019年全球矿业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。从过往两年执政情况来看,特朗普风险“确定无疑”但又“不可预测”,由此带来的市场波动在所难免。

综合来看,2019年全球矿业市场仍将维持紧平衡格局,整体形势有望较2018年轻度改善,但受到宏观领域风险冲击与不确定性因素增多,市场波动也将加大,且随着不同品种供需形势变化的差异,商品间分化将进一步加剧。就代表性品种而言,供需基本面偏紧对铜、镍市场形成支撑,价格小幅反弹值得期待;地产行业调整与环保高压,将导致铁矿石、煤炭价格面临下行压力,优质矿产品也将受到更多青睐;受到供给端放量、炒作游资逐步离场影响,锂钴价格将步入低迷,或将迫使垄断矿商祭出限产、限售等举措。

最后,大胆猜测一下2019年市场可能出现的惊喜:从需求端来看,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彻底解除,双方进口关税向“零”趋近,或者欧洲内部经济政治困境取得实质性突破,欧盟与英国经济增长纷纷加速,矿业市场信心将得到充分点燃;从供给端来看,澳大利亚、南美等局地资源聚集区发生重大地质灾害,供需紧平衡被严重打破,或者新兴矿业国家政局陷入动荡、矿业政策深度调整,致使产能释放受到严重抑制,相关资源将会得到市场疯抢。另外,如果油价持续抬高、美元持续回调,大宗商品市场也将迎来狂欢。(来源:中国五矿集团)